在线咨询

姓名:
电话:
邮箱:
主题:
留言:
验证: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18号上实大厦34楼c座
电话:13501613957
QQ:408429109\444639188
邮箱:444639188@qq.com
地铁1号、9号11号线
8号出口

房产开发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案例 > 房产开发

广东省信托房产开发公司与广州南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上诉案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穗中法民五终字第158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省信托房产开发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庆忠,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程柯、王锐,分别为北京市金杜(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广州南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何向荣,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樊玉霞、沈赓,均为广东易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广东省信托房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广信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广州南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江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2013)穗荔法民三初字第15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88年,广信公司通过投标,获得广州市花地湾107万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广信公司将此地块分为翠竹苑及碧桃苑等十个小区开发。涉案碧桃苑项目用地规划为7幢高层住宅。广信公司尚未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证。
  1993年3月8日,广州南方房地产开发总公司(乙方)与广信公司(甲方)签订《合同书》约定,双方以融资方式共同合作开发建设花地湾,融资开发建设的具体地址是在花地湾A1区,定名为碧桃苑,碧桃苑两幢建设面积约6.6万平方米属融资建设范围;双方同意按住宅建筑面积每平方米1150元人民币,商场建筑面积每平方米2000元人民币计算,共计融资款数为90823500人民币,以后根据图纸进行计算总建筑面积结算;甲方责任为负责小区规划方案的设计与审批,单体报建图设计与报建等;乙方责任为该合同双方签字后,20天内乙方需向甲方交27247050元人民币定金,逾期不付,取消本合同等;如六个月内,乙方不论出现何种原因不能开始施工时,甲方有权取消该合同,并且乙方所交之定金不能退回;所有利用乙方工程款项建成之楼房及其他建筑物所有权或楼房出售得款归乙方所有等等。
  广信公司将花地湾居住区划分若干区与不同的公司签订与本案《合同书》内容基本相同的合同。
  1993年5月,广州市设计院出具了碧桃苑居住施工图。《合同书》履行过程中,广信公司以其名义预售房屋,在房屋交付不能的情况下,以其名义退还小业主房款或为小业主置换房屋。
  广州南方房地产开发总公司于1994年10月16日经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名称变更为广州南江房地产开发总公司。广州南江房地产开发总公司于2008年8月18日经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名称变更为广州南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1998年,广信公司(乙方)与广州市国土局(甲方)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约定,甲方出让给乙方的地块位于芳村区花地湾;本合同项下的出让地块,按照批准的总体规划是建设花地湾居住区项目,乙方在用地范围内进行建设等等。该合同附件“融资合作单位”所列的39个单位内,并未包括南江公司。对此,南江公司称对此并不清楚,广信公司称没有写上可能是疏漏。
  2003年12月18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3)粤法民二破字第2号民事裁定书,查封了广信公司存款12.2235亿元或等值财产。2012年1月6日及2013年1月5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分别作出(2012)粤高法民二破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及(2013)粤高法民二破字第2号民事裁定书,对广信公司名下相应财产继续进行保全。
  2008年5月14日,广信公司向广州南方房地产开发总公司发出《关于花地湾碧桃苑项目投资款的复函》称,根据贵我双方1993年3月8日签订(1992)省花地字第118号《合同书》,贵司在花地湾碧桃苑具体融资项目为A1、A2栋,经我司财务部核查,收到A1、A2栋项目工程款和融资款数笔,共计为人民币39100000元,其中贵司支付9500000元,新中兴地产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支付人民币29600000元。
  广信公司为广东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以下简称“广东国投”)注资,1987年经当地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成立的全民所有制企业法人,2009年经过年检。广信公司具有一级房地产开发资质证书,受广东国投影响,未正常开展经营,但其企业独立法人资格存在。
  2013年10月18日,南江公司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要求:1、南江公司与广信公司签订的(1992)省房花地字第118号《合同书》有效,继续履行;2、本案诉讼费由广信公司承担。广信公司原审辩称:1、关于涉案合同效力问题,我方认为是人民法院依职权裁判的事由事项,对效力不予置评。2、关于继续履行涉案合同问题,我方认为涉案合同应予以解除。就事实依据来说,合同履行中适逢广信公司母公司广东国投破产清算,加上广信公司对母公司负有巨额债务,包括涉案合同书项下的A1、A2幢项目用地在内的所有财产,均被破产受案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实施查封、冻结在案,由此导致广信公司不能正常进行经营活动,涉案合同书履行中止。广信公司的所有资产被母公司清算组及广东省人民政府限定为整体处置原则处理,这就使涉案合同书无法继续履行,涉案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另外,涉案合同项目的土地价格已今非昔比,若不解除合同而判令继续履行,对广信公司来讲极不公平。
  原审庭审中,南江公司称向广信公司支付了4110万元的融资款及工程款,广信公司称仅收到3910万元。南江公司称其代广信公司向房管局支付了包括涉案地块在内整个花地湾地块的土地出让金及违约金40335368元,广信公司对此不持异议。
  原审法院认为:南江公司与广信公司签订的《合同书》约定双方以融资方式合作建设碧桃苑两幢建设面积约6.6万平方米住宅及商场,该《合同书》是双方平等自愿协商的意思一致表示,没有违反法律及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应继续履行。
  广信公司答辩认为因其不能正常进行经营活动,涉案合同书履行中止及涉案合同项目土地价格今非昔比等,不同意继续履行合同的意见,于理不合,于法无据,对广信公司的答辩意见,不予采纳。
  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广州南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广东省信托房产开发公司于1993年3月8日签订的《合同书》合法有效,继续履行。本案受理费50元,由广东省信托房产开发公司负担。
  判后,上诉人广信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广信公司与南江公司在签订(1992)省房花地字第118号《合同书》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广信公司明显不公平。我司与南江公司于1993年3月8日签订(1992)省花地字第118号《合同书》,后因南江公司屡次违约,造成碧桃苑涉案项目自1993年双方签约至广东省高院2003年底查封广信公司名下财产时仍未建设完成。2003年底,广东国投破产清算组为保护广信公司国有资产不被流失,对广信公司名下资产进行了查封,使广信公司名下国有资产得到了保护。现土地价格较当年上升几倍甚至十几倍,南江公司作为当年的违约方,反而要求因违约而享受土地升值带来的利益。根据《合同书》中确定的双方的权利义务性质,如继续履行,广信公司需承担的义务远不止《合同书》签订时的数倍,且造成国有资产的严重流失,而南江公司会因其违约行为而获得较之前多出不止数倍的利益。因此,如继续履行《合同书》,则对广信公司明显不公平,且不能实现当初的合同目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2.南江公司迟延履行合同义务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广信公司可据此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合同书》。根据广信公司与南江公司于1993年3月8日签订(1992)省房花地字第118号《合同书》,南江公司在合同中的主要义务是按期交付转让款,并完成工程建设。但是,南江公司并未依约履行合同的主要义务,导致工程至今未能开始建设,合同目的至今无法实现。其违约行为主要有以下几点:(1)《合同书》第4条约定,项目共计融资款数约为90‘‘823‘‘500元,但南江公司仅交付融资款3910万元,未履行合同主要付款义务。(2)《合同书》第5条约定,南江公司于验线10天后付清融资款,逾期不付,取消本合同。广信公司于1993年8月5日取得市规划局核发的《建筑管理放线、验线、验收测量记录册》((93)放973号),于1993年10月13日取得市规划局核发的《建筑管理放线、验线、验收测量记录册》((93)放1365号)。按照合同约定,南江公司最迟应当于1993年10月23日付清融资款。但南江公司并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3)《合同书》第6条约定,当广信公司完成报建,放线验线具备开工条件之后,三年内应全部建成,如6个月内,南江公司不论出于何种原因不能开始施工时,广信公司有权取消该合同,并且南江公司所交之定金不再退回。广信公司于1994年4月11日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于1995年12月12日取得《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据此,南江公司最迟应当于1998年底完成全部涉案项目的建设,但南江公司严重违反合同约定,涉项目至今未能动工。(4)1994年5月16日,广信公司与南江公司签订《付款协议》,约定,南江公司于1994年8月底前支付总融资款的70%,金额68‘‘813‘‘220元,于1994年底前付清全部融资款98‘‘304‘‘600元;于1994年5月底前付清投资方向调节税和市政建设费13‘‘360‘‘500元及工程备料款和工程进度款15‘‘710‘‘700元。但南江公司均未履行上述义务。(5)1994年5月20日,广信花地分公司致南江公司《关于花地湾碧桃苑A1区的停工报告》[(94)省房花地字第129号],告知南江公司花地湾碧桃苑自1993年11月开工以来,共计已完成工程量2‘‘566万元,其中A1、A2幢已完成工程量998万元,加上工程备料款633万元,合计A1、A2幢压收工程款为1‘‘631万元,而南江公司目前仅拨付工程款共计100万元,由于拖欠数额太大,现在已无法继续维持施工,已于5月18日施工单位全部停工。希望南江公司尽快拔付工程拖欠款及工程进度款,否则,由于停工造成的工程质量事故及人工、机械台班呆置费等一切费用均由南江公司负责。但南江公司并未对此作出答复,亦未支付相应款项。上述南江公司的违约行为,导致《合同书》的合同不能实现,广信公司有权依据《合同法》第94条第4款的规定,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合同书》。3.广信公司保留追究南江公司违约金及调减面积的权利。根据广信公司与南江公司于1994年5月16日签订的《付款协议》约定,如南江公司逾期支付,其逾期支付的金额广信公司则按每月1.8%向南江公司计收利息,另外再按每月1.2%计收迟纳金;南江公司如逾期未付清,广信公司则按已付的融资数款算给相应的融资面积,将南江公司的融资面积进行调减,所减面积由广信公司处理。如本案广信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被支持,广信公司保留向南江公司主张利息、违约金及调减南江公司融资面积的权利。故请求:1、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南江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2、判令南江公司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南江公司答辩称同意一审判决,请求二审法院驳回广信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南江公司于2013年7月19日代广信公司向房管局支付了包括涉案地块在内整个花地湾地块的土地出让金及违约金40335368元。
  二审中‘‘广信公司提交了:1、(1992)省房花地字第118号《合同书》;2、《建筑管理放线、验线、验收测量记录册》[(93)放973号];3、《建筑管理放线、验线、验收测量记录册》[(93)放1365号];4、穗城规南片建字(1993)第124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5、穗建(施)证字(芳)(95)第054号《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6、1994年5月16日的《付款协议》;7、《关于花地湾碧桃苑A1区的停工报告》[(94)省房花地字第129号];8、(2012)粤高法民二破字第5号《民事裁定书》。广信公司拟证实南江公司未履行1992(1992)省房花地字第118号《合同书》及付款协议项下的付款义务及建设义务‘‘其有权要求南江公司支付利息、违约金及调整南江公司的融资面积等。南江公司表示广信公司提交的证据形成的时间在1993-1995年期间,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规定的二审新证据,超过了举证期间,我方不同意质证,希望法院不予采纳,不作为二审新证据。
  本院认为,原审法院认定涉案《合同书》有效准确,论理清晰,本院不再赘述‘‘广信公司、南江公司理应继续履行。针对广信公司不同意继续履行的上诉,本院分析如下:虽然广信公司因对广东国投负有巨额债务而导致其财产被查封,但这与广信公司自身经营问题有关,而广信公司土地价格的变化属于签订合同时双方应预见的商业风险,原审据此不接纳广信公司不同意继续履行的意见,并判决广信公司、南江公司继续履行涉案《合同书》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广信公司在二审中提交的相关证据的问题。由于广信公司提交的证据可在原审期间提交而没有提交‘‘广信公司在二审期间才提交‘‘故该证据不属于二审新证据的范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一条第(二)项的规定,对广信公司提交的相关证据不予接纳。即使广信公司提交的上述形成于1993年至1995年间的证据及南江公司的违约行为属实‘‘但南江公司至2013年仍代广信公司向房管局支付了包括涉案地块在内整个花地湾地块的土地出让金及违约金40335368元,显示双方至2013年仍在履行涉案合同‘‘广信公司现以南江公司2013年之前的的违约行为主张涉案合同不应继续履行的主张,有违诚信原则,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上诉人广信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其上诉请求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广东省信托房产开发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吴国庆
审 判 员    李 民
代理审判员    姚伟华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李 焕
首 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