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在线咨询

姓名:
电话:
邮箱:
主题:
留言:
验证: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18号上实大厦34楼c座
电话:13501613957
QQ:408429109\444639188
邮箱:444639188@qq.com
地铁1号、9号11号线
8号出口

专家点评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家点评

申请复议人淄博市博山区房产管理局不服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案
  问题提示:合同解释是什么?应如何把握?
  【要点提示】
  合同解释在法官审判、执行实践中至关重要,但不同人引用导致的结果有时差别很大,甚至大相径庭,这就要求法官裁决时综合运用多种解释方法,努力追求法律真实,切实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案例索引】
  执行: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淄仲执字第148-2号(2010年9月7日)
  执行复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鲁执复议字第66号(2010年12月10日)
  【案情】
  申请复议人(被执行人)淄博市博山区房管局
  申请执行人:淄博市博山鲁东建筑安装工程一公司
  执行法院查明,申请复议人和申请执行人申请仲裁工程款纠纷一案,淄博仲裁委员会作出(2009)淄仲裁字第34号仲裁裁决,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约定,申请复议人应在工程竣工时,在扣留5%保修金后,将剩余工程款支付申请执行人,保修金应在工程竣工后的一年内付清。工程竣工时间为2002年6月。由于合同对逾期付款未作约定,仲裁庭按照应付款的每日万分之二点一分段计算,即5%保修金(4727239.94元的5%)236362元自2003年7月1日计算至裁决之日合计113269元。并据此裁决申请复议人支付申请执行人违约金138772.88元。
  申请复议人不服淄博仲裁委员会所作裁决,向执行法院申请撤销淄博仲裁委员会(2009)淄仲裁字第34号裁决书,执行法院于2010年6月10日以(2010)淄仲裁撤字第13号民事裁定驳回其申请。
  申请复议人不服,请求执行法院裁定不予执行(2009)淄仲裁字第34号裁决书,并提出三条不予执行理由:(1)淄博市博山鲁东建筑安装工程一公司(以下简称鲁东建筑公司)逾期付款违约金的请求没有事实依据;(2)鲁东建筑公司未经申请人许可,擅自将申请人拨付给的16.9万元工程款转付给淄博市建筑工程公司;(3)申请人即使存在逾期付款的行为,由于鲁东建筑公司未出具发票,不存在违约金的问题。
  执行法院认为,对于申请复议人提出三条不予执行理由,淄博仲裁委员会(2009)淄仲裁字第34号裁决均已进行审查,且裁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该裁决符合法律规定。申请复议人申请不予执行的理由不能成立,该院不予支持。该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一款第(十一)项、第二百一十三条的规定,裁定驳回申请复议人的不予执行申请,淄博仲裁委员会(2009)淄仲裁字第34号裁决继续执行。
  申请复议人向复议法院申请复议称:淄博仲裁委员会作出的(2009)淄仲裁字第34号仲裁裁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双方在协议中约定留5%的工程款作为建筑工程的保修金,保修期满后一次付清,但并未约定保修期限。依据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的规定,建筑工程的保修期最低为2年,而仲裁裁决却将保修期确定为1年,以未到期的保修金为基数计算违约金。因此,该仲裁裁决计算的违约金显然是错误的。为此,请求复议法院查明事实,依法纠正执行法院的裁定,并对淄博仲裁委员会(2009)淄仲裁字第34号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以维护申请复议人的合法权益。
  申请执行人答辩称:双方在协议中约定保修期限为1年,仲裁裁决依据双方的约定,以未支付的保修金为基数计算违约金,符合法律规定。仲裁裁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复议法院依法审查,驳回申请复议人的复议申请,维持执行法院的裁定。
  【裁决】
  复议法院查明:2001年6月2日,申请复议人与申请执行人签订协议,协议第1条约定,“A:工程造价(包括土建、水电暧)定为每平方米580元,具体建筑做法按设计图纸施工,扣除甲方(申请复议人)供材款156万元,剩余工程款270万元按80%拨工程形象进度款。B:待工程竣工后,根据变更通知及工程资料,按现行有关结算,按丁级取费。C:余款留5%保修金外1年内付清,保修期满后一次性付清保修金。”另查明,淄博仲裁委员会(2009)淄仲裁字第34号仲裁裁决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约定,申请复议人应在工程竣工时,在扣留5%保修金后,将剩余工程款支付申请执行人,保修金应在工程竣工后的1年内付清。工程竣工时间为2002年6月。由于合同对逾期付款未作约定,仲裁庭按照应付款的每日万分之二点一分段计算,即5%保修金(4727239.94元的5%)236362元自2003年7月1日计算至裁决之日合计113269元。并据此裁决由申请复议人支付申请执行人违约金138772.88元。
  复议法院认为:淄博仲裁委员会(2009)淄仲裁字第34号仲裁裁决在计算申请复议人支付违约金的时间上存在错误。本案工程竣工的时间是2002年6月,而在协议中双方并未约定保修金支付的时间,依照相关规定及行业习惯,工程保修金支付的时间应为竣工后的2年即2004年6月,而仲裁裁决在计算申请复议人未支付保修金而产生违约金的时间为2003年7月1日,该计算方式显然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对该仲裁裁决的执行显然要损害申请复议人的利益。申请复议人的申请不予执行的复议理由,应予支持。执行法院的裁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
  综上所述,执行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依法应予纠正。复议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二条、第二百一十三条第二款第(四)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九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淄仲执字第148-2号执行裁定;
  二、对淄博仲裁委员会(2009)淄仲裁字第34号仲裁裁决不予执行。
  【评析】
  《民事诉讼法》“执行异议”修改,创设了执行当事人和案外人程序上的救济制度,赋予执行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对执行行为提出异议的权利,并对异议人提出异议的形式及异议审查期限等作出明确规定,使执行异议更具操作性。但执行异议审查制度相关规定过于原则,缺乏可操作性。比如,当事人、利害关系人对哪些执行行为提出异议,范围过宽,不加限制,可能会造成执行工作被多次停顿,影响执行工作效率,甚至会给恶意的当事人、利害关系人提供机会,借机拖延、逃避执行,因此,应对执行行为提出异议的范围加以限制,否则就会从这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该案例是在《民事诉讼法》修改前裁决的,依据的是当时的民事诉讼法,对《民事诉讼法》实施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问题以及司法解释的完善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且及时解决了双方当事人的纷争,有效避免了上访,从这个角度看,具有一定的典型意义。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对申请复议人与申请执行人签订的协议第1条c款“余款留5%保修金外一年内付清,保修期满后一次性付清保修金”的理解。申请执行人、淄博仲裁委员会、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都认为,根据该条款,申请复议人应在工程竣工时,在扣留5%保修金后,将剩余工程款支付申请执行人,保修金应在工程竣工后的1年内付清。申请复议人申请复议时认为,双方在协议中约定留5%的工程款作为建筑工程的保修金,保修期满后一次付清,但该条款并没有约定保修期限。依据《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的规定,建筑工程的保修期最低为2年,而仲裁裁决却将保修期确定为1年,以未到期的保修金为基数计算违约金。该仲裁裁决计算的违约金显然是错误的。复议法院支持了申请复议人的复议申请,撤销了执行法院的执行裁定,对淄博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裁决裁定不予执行。
  合同解释的目的是探寻当事人的真意,从而明确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关系,正确认定案件事实。因此,合同解释过程也是一个探寻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过程。协议第1条C条款属于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这就涉及合同解释的问题。在此情况下,是依据行业惯例还是一方当时的想法来认定是本案的关键。对于单方意思表示,不难确定当事人的真意。但是,订立合同是双方甚至多方的行为,每个主体都有订立合同的真实意思,而且可能他们的“真意”存在差别;如果以一方的真意为标准,就还存在对另一方信赖利益的保护问题。时过境迁,且一方不认账,所以另一方坚持说该条款的意思就是“保修金应在工程竣工后的一年内付清”缺乏明显的法律依据。合同解释问题在审判、执行实践中经常碰到,不同的解释对裁判结果的影响是大相径庭,因此有必要进一步探讨。
  市场经济社会,民事主体间经济商业往来的最主要形式是合同,人民法院处理的民商事案件亦多数系合同纠纷,对于合同事实的认定正确与否直接决定裁判结果。由于各地语言文字的多义性、模糊性和歧义性,加之当事人的文化水平不同、法律理解有别、各自专业技能差异等,同样的语句陈述,各自理解不同。特别是有些当事人钻法律的空子,故意使用带歧义的语言文字以达到其非法目的。一般说来,我国法官裁判的逻辑思维过程都是遵循严格的三段论公式,即:大前提-小前提=结论。大前提是法律规定,小前提是案件事实,法官在裁判合同纠纷过程中,需要对合同进行解释,以正确认定事实,明确裁判逻辑思维中的小前提,得出正确的裁判结果。由于法律法规的局限性、社会生活的快捷多变及个案的特性复杂,法官在适用法律裁定时必须对法律的适用范围、构成要件、法律后果等进行解释。有的法官比较重视大前提即法律规定的解释,对小前提即决定案件事实的合同条款的解释认识不足、重视不够,导致不良后果甚至造成冤假错案。可以说,法律适用的过程也是法律解释的过程,不进行正确解释就不能进行法律适用,也做不到依法裁判,法律解释直接关系到法律适用的正确性。合同解释是法律解释的重要组成部分,法官在裁判合同纠纷的过程中必须要树立正确的合同解释理念与掌握正确的解释方法。
  1.对于合同解释的理解
  合同解释是指阐明合同条款的含义,从而确定当事人在合同中的权利、义务的活动。每个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都会从各自的利益出发解读合同条款,这时候就需要法官对合同条款作出既有权威性又有说服力的解释来定分止争。无论执行法院还是复议法院都对该合同作出了解释,但观点相反,原因是在探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过程中发生了分歧。那究竟该以什么标准来判断当事人真意呢?在合同解释的标准问题上,有主观主义与客观主义之争。主观主义坚持把探寻双方当事人一致同意的意思放在首位。客观主义则拒绝这样做,而是以一个理性人在此情况下所用语言文字的含义为标准,即所谓合理的客观标准。我国《合同法》第125条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可以看出,我国现行《合同法》采用的也是折衷标准。因此,合同解释应首先探寻当事人的真意,在不能求得当事人真意,或依据一般解释方法明显不公平、不符合常理、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时,才可以运用诚实信用、交易习惯等方法解释确定合同的含义,而不能够在当事人意图已明确的情况下,以客观标准来曲解当事人的意思,那样会是对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干涉。
  2.对于合同解释的方法
  我国《合同法》对合同解释方法的规定有以下几条:第41条、第61条、第62条、第125条。第41条是对格式合同的解释规则,规定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格式条款和非格式条款不一致的,应当采用非格式条款;第61、62条是规定在当事人没有明确规定时,如何确定合同的内容,即合同漏洞的填补;第125条是合同解释规则的一般性规定,即在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时,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从上述规定来看,立法者对合同的解释是高度重视的,规定了较详细、全面的合同解释方法,要求法官在裁判过程中运用上述方法去解释合同,对案件作出正确裁判。
  总之,法官在裁判过程中需要正确运用合同解释的方法,对合同的性质、合同条款的准确含义、合同漏洞填补等进行确定,有时候还需要运用多种合同解释方法才能达到确定合同含义,以明确当事人权利义务的目的。
  (执行案件合议庭成员:曹继明韩强张金明
  复议案件合议庭成员:刘成良王召波于海燕
  编写人: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刘成良
  责任编辑:韩德强
  审稿人:卫彦明)
首 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