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在线咨询

姓名:
电话:
邮箱:
主题:
留言:
验证: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18号上实大厦34楼c座
电话:13501613957
QQ:408429109\444639188
邮箱:444639188@qq.com
地铁1号、9号11号线
8号出口

专家点评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家点评

崔光平等诉汝州市人民政府房产确权案
  【要点提示】

  人民法院作出查封房产的裁定后,未按有关规定向有关行政机关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其不得办理被查封房产的转移过户手续的,不影响该行政机关办理过户手续并颁发产权证书行为的合法性。
  需要提示的是,本案的情况只限于人民法院在执行程序中所作出的裁定。如果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中已经就该房产的所有权作出裁判,不论法院在其后的执行程序中是否向行政机关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行政机关均不得办理该房产的过户手续,否则便构成违法。

  【案件索引】

  一审法院:河南省宝丰县人民法院(2004)宝行初字第12号(2004年3月30日)(未上诉)

  【案情】

  原告:崔光平。
  原告:席水莲。
  被告:汝州市人民政府。
  第三人:李学国。
  第三人汝州市龙头马酒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酒业集团)。
  1996年,原告崔光平、席水莲诉酒业集团存款纠纷一案,由于酒业集团无能力偿还债务,汝州市法院于2000年12月上旬决定对酒业集团门口东第三间门面房和酒业集团居民区东两间门面房予以查封。但查封时发现,该三间门面房在该院审理汝州市商业职工储金会诉酒业集团借款纠纷一案中已被该院2000年7月7日以(2000)汝经初字第3822号民事裁定先予查封。原告得知此情况后,即与商业职工储金会协商,请商业职工储金会申请汝州市法院将查封酒业集团的财产中的该三间门面房解封,而后,由原告申请查封以保证原告所诉案件的执行。商业职工储金会经研究并请示商业局领导后,同意将该三问门面房中的两间让给原告申请执行,一间由酒业集团自行处理。协商成功后商业职工储金会向汝州市法院提出解除该三间房屋查封的申请。汝州市法院于2000年12月18日下发了(2000)汝经初字第3822—1号民事裁定书,解除对酒业集团大门口东第三间门面房和居民区大门口东两间门面房的查封。当日,酒业集团与债权人李学国签订了以房抵账协议,将酒业集团大门口东侧第三间门面房抵偿给李学国。2000年12月19日,汝州市法院为执行原告诉酒业集团存款纠纷一案,又给酒业集团送达了(2000)汝执字第09号裁定书,将上述解除查封的三间门面房予以查封,但一直未向汝州市房产管理处送达任何法律手续。2002年8月,原告通过法院拍卖,竟买了酒业集团居民区大门口东侧两间门面房。2003年2月,原告到房产管理处办理房产证时。得知酒业集团大门口东侧第三间门面房于2001年9月25日已过户给第三人李学国,并颁发了汝房权证1106—2字第1—1—2号房屋所有权证。汝州市人民政府给第三人李学国颁证过程中对李的申请进行了审查核实,对房屋进行了实地勘察,绘制了房屋平面图,四邻对房屋界址进行了指认。

  【审判】

  被告汝州市人民政附2001年9月25日为第三人李学国颁发汝房权证1106—2字第1—1—2号房屋所有权证行为的主要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理由如下:(1)汝州市人民法院2000年12月18日作出(2000)汝经初字第3822—1号民事裁定,解除了之前该院对争议房屋的查封,该房屋的处分权已回归酒业集团,第三人李学国持其与酒业集团的以房抵债协议向被告申请变更登记。颁发房产证书符合申请的条件;(2)第三人李学国同时向被告提供了酒业集团的土地使用证、房屋所有权证,被告对李学国的申请进行了审查核实,并对申请登记颁证的房屋进行了实地勘察,绘制了房屋的平面图,四邻对房屋界址相邻关系没有异议,在此情形下,被告给第三人李学国办理了房产变更登记,并给其颁发了房屋所有权证,该确权行为主要证据充分、程序合法;(3)原告所称被告将法院查封的房屋过户给第三人违反法律,侵犯其合法权益不能成立,因为,汝州市法院虽然作出了(2000)汝执字第09号裁定,但被告汝州市人民政府及房产管理部门并未接到汝州市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及该裁定:在此情形下,限制被告给第三人过户颁证并无法律依据。综上所述,被告汝州市人民政府为第三人李学国颁发1106—2字第1—1—2号房屋所有权证的过户确权行为不存在在法院查封期间违法颁证问题,也不存在侵犯原告合法权益问题.原告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维持被告汝州市人民政府2001年9月25日汝房权证1106—2字第1—1—2号房屋所有权证。

  【评析】

  本案需要探讨的问题是:
  2000年12月19日汝州市人民法院以(2000)汝执字第09号裁定将争议房屋查封后,汝州市人民政府将争议房屋确权给第三人李学国,是否违反法律规定,属适用法律错误。
  一种意见认为,汝州市人民政府对第三人李学国的房产确权行为适用法律错误,系违法行政行为,人民法院应判决予以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三十七条明确规定几种不得进行房地产转让的情形,其中第(二)项规定的情形是:“司法机关和行政机关依法裁定,决定查封或者以其他形式限制房地产权利的。”本案中尽管酒业集团与李学国达成了以房抵债的协议,并且李学国也向被告汝州市人民政府提供了协议书、房地产证书等法律规定的必备资料。被告进行实地勘察、绘制了房屋平面图,四邻对房屋界址没有异议,但被告对第三人李学国的确权行为是在汝州市人民法院决定将本案争议房屋查封后才作出的,其确权行为违反了上述法条的禁止性规定,属适用法律错误。从另一角度讲,被告的房产确权行为主要证据不足。因为,依照房地产登记的法律规定,登记机关有责任对申请人申请的真实性、合法性进行审查核实,在审查清楚房地产权属来源及并对其合法性进行确认后方能进行登记颁证,在本案中,酒业集团与李学国的协议明显损害了原告的权益,属无效的民事行为,该协议在被告给第三人李学国的土地确权行为是一份极为重要的证据,该证据无效应该导致被告的确权行为无效。
  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汝州市人民政府对第三人李学国地产确权行为主要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应判决予以维持。理由有以下几点:(1)酒业集团与李学国所达成的以房抵账协议是在汝州市法院解除在商业职工储金会诉酒业集团案中的查封决定后进行的。此时,对本案中争议的酒业集团大门口东侧第三间门面房酒业集团拥有了完整的所有权,其处分权不应受到限制。至于此前原告与商业职工储金会达成的所谓申请法院解除对三间房屋的查封,让原告再次申请查封以保证实现其债权的协议并不对酒业集团具有约束力。因此,所谓酒业集团与李学国的协议并不损害他人合法权益,协议无效之说并无法律依据。(2)汝州市人民法院的第二次查封裁定因程序违法,缺乏必备的手续,系无效查封。因此,汝州市人民政府对第三人房产确权行为并不违背法律禁止性规定,不能构成适用法律错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对动产的查封,应当采取加贴封条的方式,不便加贴封条的应当张贴公告。”第二款规定:“对产权证明的动产或不动严的查封,应当向有关管理机关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其不得办理查封财产的转移过户手续,同时可以责令被执行人将有财产权证明交人民法院保管。必要时也可以采取加贴封条或者张贴公告的方式查封。”第三款规定:“既未向有关管理机关发出协助查封通知书,也未采取加贴封条或张贴公告的办法查封的,不得对抗其他人民法院的查封。”依据该法条规定,对不动产查封方式只能有三种方法。(1)不予办理转移过户手续;(2)收存财产权证明;(3)加贴封条和张贴公告。这里存在一个问题,如果法院的查封不成立,普通的案外人是否可以授用此第三款对抗法院的查封?有一种观点认为,查封不成立的理论上只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适用于法院之间的查封扣押的解决,对一般当事人应当从严掌握。在处理案外人异议中,应当认为手续不完备的查封,只是查封效力上有一定的欠缺,不宜认定查封不成立。但由于查封手续不完善、对外没有进行公示,外界公众很难知悉法院查封的事实,这是造成第三人能够成功做到查封财产的条件。如果第三人确属善意购买,也应予以一定的保护。但并不是彻底的保护,第三人不能主张法院查封不成立而由其取得财产所有权:这种观点混淆了两个不同层次的问题。一是查封是否成立;二是查封后是否保护善意第三人的问题。把这两个问题混在一起主要是从法院的角度出发,就执行法院手续不完备的执行措施,想使不完备的查封也是有完全的效力,但这种观点既无理论根据,也无法律依据,而且使问题更加复杂化,不便于法院查封与第三人善意取得的争议。就本案而言,汝州市法院的第二次裁定程序不合法,在不向被告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的情形下要求被告承担不得办理查封财产的转移过户手续与法律规定相悖。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酒业集团接到汝州市人民法院的查封裁定后有无义务向被告说明情况?依民事活动诚实信用原则,酒业集团负有向第三人李学国说明情况的义务,即使酒业集团违背了义务,但并不能因此认定汝州法院的查封裁定合法,并对被告的颁证行为有约束力。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

  (编写人:河南省宝丰县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蒋惠岭)

首 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